最新a视频app下载

  最新a视频app下载元月月气得呼吸都急促了,听见上课预备铃响起,她才赶紧起身。

  “走!去上课吧!”元月月疾声,“我都好多天没好好上过课了。”

  “可我……”龙笑容吞吐着,脸上是为难的表情,“我还有件事想和你说。”

  元月月顿住脚步,回头看着元月月,问:“什么事?”

  “算了。”龙笑容深吸一口气,“等再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了,我再告诉你。先去上课吧。”

  并没有深想,元月月走进教室,继续清理她混乱不安的思绪。

  看着书本上那密密麻麻的字眼,她烦躁地将头埋在手肘的弯处,合眸,想要将内心的狂躁消灭……

  接下来三天,元月月都躲着温靳辰。

  她总有很好的理由和借口可以躲着晚回别墅,即便是回到家,她也会以最迅速的动作冲回自己的卧室,对那个受伤的男人不闻不问,仿佛生活中从来就没有他的存在。

  这可憋坏了温靳辰,他不想强迫她面对他,但她总这样躲着,实在是让他思念。

  这天,三个损友来看他,四个男人凑在一起,免不了又是一番商量。

  “活该!”厉少衍挑眉,出口就是冷漠。

   粉艳花朵边的靓丽Daisy

  想想温靳辰当时到医院去复诊,医生都莫名其妙他手臂的伤口怎么会加深。

  他们也是逼问了好久,才旁敲侧击地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“可我倒觉得,辰这次不是一般的冷静啊!”陆旭满脸疑惑,“裴修哲那小子竟然那么阴险地给小宝贝下药,如果那天辰没有发疯的赶过去,小宝贝可就……”

  温靳辰一个冰冷的眼神瞪过来,陆旭识趣地闭嘴。

  又不甘心,陆旭索性再补充一句:“我还以为,你会整死那小子。”

  “这才是辰聪明的地方呀!”方子陌“啧啧”两声赞叹,“他已经把小宝贝要到手了,裴修哲那小子算是为他成了一番好事。更何况,小宝贝和那小子认识的时间太长,恐怕心里有些情愫还没有完全清理干净,那小子越惨,小宝贝会越凌乱,只有让那小子暂时一帆风顺,小宝贝的心才会向着辰。”

  “阴险!”陆旭笑着给出两个字,再问温靳辰:“既然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中,你怎么还皱着眉头?小宝贝还是没有原谅你吗?”

  温靳辰白眼,这三个损友在他面前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,实在是让他心烦。

  “你们很清闲吗?”他没有好的语气,“我暂时不会死,你们不用来看我。”

  陆旭当即不爽:“有你这么对朋友的吗?”

  “没有我们出主意,你不闷吗?”方子陌问。

  厉少衍来回打量了眼温靳辰一圈,脸上露出些笑颜,薄唇轻启:“辰这家伙,肯定正憋着什么坏主意在心里,准备实施呢!”

  话音落下,三人一起坏笑地看着温靳辰,想八卦出他接下来会怎么做。tqR1

  毕竟,女人对第一次可是很看中的!

  温靳辰勾起唇角,将三个人赶走,就躺下来,美滋滋的开始实施他的猎妻计划。

  元月月正在上课,手机就震动了。

  是桂姨来电。

  她紧了紧眉头,桂姨和那大少爷温靳辰根本就是一伙的,现在打电话来,准没好事!

  可是,手机一直在震,桂姨这段时间又一直对她很照顾,如果她不接电话,也显得太不懂事了。

  谁叫她心软呢?

  还是接吧!

  “少奶奶!不好了!少爷今天摔了一跤,手臂大出血!现在正在床上躺着急救呢!”桂姨很慌张地喊出声。

  元月月的呼吸一窒,整个世界仿佛天旋地转了般,猛的就陷入一片黑暗之中。

  她无法做出任何理智的反应,顾不上回话,拿起手机就往外教室冲,摆在课桌上的书本孤零零地被她遗落,被风吹得连翻了好几页。

  元月月一直往校门口狂奔,严寒的冬天,她的额头却布满了汗水,跑了一段长路,她的双腿都已经发软,好几次都差点儿摔倒。

  她咬紧牙关,不敢有哪怕是一秒钟的停滞。

  那双腿就像是上了发条的钟表,本能就是快速向着前方行驶。

  大出血?

  他那么大一个人了,为什么不好好照顾自己?

  他到底是怎么摔的?

  一个受伤的病号,难道还在家里蹦来蹦去的吗?

  元月月的心都悬到了嗓子口,满脑子都是温靳辰此刻身体究竟怎么样的疑问号。

  她好担心,好担心他会出事。

  他是为了救她才会被砍伤手臂,可她却都没有跟进医院照顾他,之前还信誓旦旦地说等他出院后,会一直在他身边照顾他。

  可她究竟为他做了什么?

  他豁出性命的救她,可她却连一碗骨头汤都没有给他熬过。

  她怎么这么混蛋?

  就算他要了她又怎么样?

  她又没有很明显的挣扎!

  而且,她的身体也确实没排斥他啊!

  更何况,在他的观念里,她是他的妻子啊!

  丈夫要碰妻子,结婚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碰妻子,这难道是个很过分的要求吗?

  她将所有的过错都安在自己身上,如果他出事,她这辈子都原谅不了自己!

  “呜呜呜——”她苍白着小脸,泪水在脸上滑落,“大叔……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  终于回到了别墅,元月月推开门就往次卧跑。

  眼前的景象让她突然驻足,那颗心悄无声息地跌坠,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,怔怔的,双腿也渐渐失去了支撑身体的力气,她仿佛一棵在寒风中摇摇欲坠的小草。

  空气中伴随着血腥的味道,温靳辰躺在床上,双眸微合,英俊的轮廓被苍白和憔悴拖累,浑身却依旧散发着狂妄的霸道气势,仿佛深睡的神龙,一旦睁眼,就会爆发出顶天立地的万丈雄光。

  他本应该持续骄傲,当一条翱翔天际的神龙,过着惬意的日子。

  却……

  眼泪“吧嗒”一滴掉落,惊醒了她,一路踉跄过去,她站在他面前,透过模糊的泪眼,细细地打量着他。

  纤细的手指从拳头中分离而出,她轻轻碰触他的脸,又像是触电一般的收回来。

  怎么……那么冰?

  他该不会是……

  “大叔!”她咆哮着哭喊,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直掉个不停,“大叔!你醒醒,你不要死啊!求求你不要死!我知道错了,我以后再也不气你了,我其实没有恨你,真的没有!我只是……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。我还没有想清楚该怎么办,你怎么就丢下我不管了?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?大叔,呜呜呜——你回来,你不要吓我!大叔!”

Tagged